《國殤》位主要演,陳君天(右),陳西林(左二)

 

陳君天:讓青史長留人間

——《時代周報》訪《國殤》

 

訪陳君天的電話要在夜裏11 點打過去,他剛剪完片子,結束一天的工作。回首一算,拍攝抗紀錄片已經耗去了他17 個年頭,他還在繼續。

 

缘起

 

1995 年—抗戰勝50周年紀念時,個當年的沙和黨政大佬蔣緯、馬禮和電視界元老侃如,共同發起了中抗日爭紀念的籌工作,他們籌集資金,邀請陳君天任節目製作人。但陳君天要持自己“客觀真實”的立募集資金的蔣緯說,“你

要我做可以,但我只講真話,你不能要求我能說什麼不能說什麼。”蔣緯說,“好,就算我老子(蔣石)有錯,你也照講照播。”就這,“無鉗制、無審查、無力,我負一切責任”的拍攝開始了。

 

經歷過威統治時代的陳君天如此珍惜這個所欲言的機。只要能找到的老兵都盡一

切力量去採訪。陳君天說,我不是歷史學家,我不找家,我只要找當事人。“所有的資料都要正確無誤,同時要‘第一手的當事人’,也就是親臨戰場軍與士兵:這些人都是歷史的目者,因堅持要第一手的資料,不要‘聽說’,子聽爸爸說的我都不要。”

 

1994 年以,他陸續訪問過800 多名老兵,那時七八十歲高齡,到現在,九成都已經逝去了。雖然很多老人記不清自己20 分鐘前做過什麼,但提到年輕時的這場戰爭,“那天發生了什麼、飛機什麼時候開始轟炸、死了多少人卻清清楚楚”。

 

他訪問嶽的時候,其人已101 歲,隱居在台南嘉義縣個小小庭院。“那麼瘦小的個人,很難想像他就是當年的神”。嶽的耳朵已經有些聽不清,但三十年前的記憶絲毫不含糊。他細緻地給陳君天講了他的“天爐法”在長沙會戰中如何克

 

嶽去世。

 

一场还原历史真相的合作

 

這是一和時間的賽跑,要分成組奔赴各地拍攝,工程浩大,歷時長,而資金短缺常常

致無法繼續下去。了完成影片,他曾抵押過自己的房子。臺著名製片人王忠是他的朋友,有一次郭台銘知道他的困窘,托王問,你還需要多少錢能拍完?陳君天說,200 萬新臺。不到一個月,郭台銘的錢就如打到賬上。

 

2008 年陽光衛視董事長陳平訪問臺,臺中天負責人陳向他推薦陳君天,當陳平得知此人一部抗持了十年,房子都抵押了,只是了讓所有中人都知道真相,大

 

位“抗戰愛好者”在咖啡館見如故。其時陽光衛視已經做了很多抗素材的準備。但當陳君天拿出做了十二年的這些片子,向“真相”是紀錄片生命力的陳平看完,甚感歎容的詳細和歷史的尊重。他們一拍即合,陳平當即決定陽光衛視接過未完成的工作,繼續拍攝製作。

 

經過協商,由陽光衛視總編輯陳西林改片名《國殤》投入繼續製作。這個珠聯合的過

程,使200 多小時的容,變成了一幅270 分鐘的正面戰場全景圖。陳西林足足在剪接編輯室待了100 天,其間妻子探望過次,每週只能在外吃頓飯。

 

陳西林說,“民族的真相不可以因意識形態而湮滅,那是近百年為壯烈和反映民族血的爭,叫花子都會撿起槍沖去和日本人拼命,捐飛機給家打仗,乞丐都爬去把碗裏的錢倒出。”